北京公交为何跑不快:专用车道少私家车常乱闯

9月17日17点18分左右,京通快速路,出京方向的车排起了长队,几辆私家车闯入公交专用道行驶。
9月17日17点18分左右,京通快速路,出京方向的车排起了长队,几辆私家车闯入公交专用道行驶。

昨天又是9月的一个“爆堵日”,早高峰拥堵峰值一度达到8.3,拥堵最明显的是二环内路网;晚高峰从17时开始,半小时内拥堵指数从8.3飙升至9.2,路网拥堵情况严重。

拥堵日里,不少人选择公交出行。但公交的速度,常常让赶着上班或办事的乘客着急。9月11日至9月17日,新京报记者体验多趟公交车,其中既有普通市内公交又有快速公交,发现公交车跑不快,多与公交专用道不连续、未封闭,私家车闯入公交专用道行驶,违法占道停车致道路拥堵,部分路段红绿灯多等有关。

对此,交通部门表示,北京将再用两年时间新增公交专用道90公里,到2017年,公交专用道基本形成网络化运行。

交管部门则表示,在社会车辆侵占公交专用道多发地点、时段,将安排警力加强现场执法。

1 体验线路:公交348路、300快外环、快速公交3线

私家车闯入专用道 快速公交跑不快

新京报记者体验发现,一些快速公交实际速度并不快,与快速公交道不连续、未封闭有关;而部分市内公交跑不快,则与无专用道有关。

专用道不连续 公交上路“无特权”

17日8点05分,新京报记者乘坐的348路公交驶入广渠路。记者注意到,在广渠路前,由于通行路面较窄,没有公交专用道,公交与私家车同样拥堵。驶入广渠路后,专用道也并不连续,而是多分布在公交站周围,造成公交刚出站时提速过10公里/小时,但没过1分钟后,又因为避让私家车而慢下来。

与此情况类似,13日上午,新京报记者体验三环上的300快外环公交时发现,三环主路至少有30个出入口。在出入口附近,因无法设公交专用道,出现公交与私家车混行现象。7点30分,300快从夏家胡同公交站驶出后提速至20公里/小时,但100米后,公交专用线消失,公交速度又降至15公里/小时。

快速公交专用道同样有不连续的情况。9月12日早高峰,记者乘坐快速公交3线。在通行天通西苑南站至东三旗站约6站的路程时,因快速公交专用道与普通车道间被栏杆隔离,私家车无法驶入,记者明显感到公交车提速快,车速可达40公里/小时左右。但当公交驶过立水桥北站后,公交专用道不再封闭。车辆增多后,快速公交3线速度立马变慢。

偶有私家车与公交“抢”专用道

公交车跑不快,还因为私家车偶尔会闯入公交专用道。9月11日上午7点,记者体验由龙泉西公交场站开往阜成门的快速公交4号线。自西向东的阜石路共3个车道,最外侧为公交专用车道。公交在驶过杨庄站时,记者看到,有私家车辆并线至公交专用道行驶,在接近下一站杨庄东站时,私家车又驶出,并回普通车道。

前日上午7时,记者乘坐出租车从大兴进城时,发现京开高速同样出现私家车驶入公交专用道现象。经常通行该条路的出租车司机介绍,许多私家车车主知道哪里有探头,所以在接近摄像头的位置时又会驶出。

2 体验线路:公交112路、23路

到站后起步就遇灯 公交想快也为难

新京报记者观察发现,部分路段红绿灯设置多,也导致了公交车难以提速。

1站路有5个灯 公交走了8分钟

17日早上7点06分,记者乘坐一辆112路公交车从起点站康家沟出发。自第二站青年路南口站起向西,直至关东店站,112路公交车都在朝阳路上行驶。在这不到6公里的路程中,竟有15处设有红绿灯。

早上7点23分,记者搭乘的112路公交车行驶到英家坟站,距下一站小庄路口东仅1.23公里,共经停了5个红绿灯,平均200多米就有一个红绿灯。这段并不长的路,在无明显拥堵的情况下,112路共用时8分钟。

到站上客起步后又遇红灯减速

到站,上客,起步,112路还未行驶20米,又停了下来。这样的场景在青年路南口站到关东店站10站地中重复上演了多次。

新京报记者发现,在朝阳路上经停的多站,附近二三十米即会出现红绿灯,公交车上客后刚刚起步,结果遇上红灯,就要再次刹车。

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广渠门内大街上。17日18时许,记者在榄杆市公交站乘坐23路车至马圈站,两公里多的路程经停了7个红绿灯。

在广渠门内大街和幸福大街交界的红绿灯处,车队排了近30米长,23路挤在众多机动车中动弹不得。4站地,23路最终用时30多分钟。

路上未堵 公交均速只有20公里/小时

前日上午7点半左右,朝阳路上并没有严重的塞车现象,但公交车的速度最快时也只有30公里/小时。一路下来,公交车平均车速仅有20公里/小时左右。

“这条路虽然直路多,但是公交车也不少,红绿灯多,走得就慢。”112路司机解释道。

3

体验线路:公交909路、13路、635路

占道停车致拥堵 步行都比公交快

一些路段因为违法占道停车多,导致车道变少,在早晚高峰时段极易拥堵。公交不但跑不快,甚至进站受到影响。17日早上7时许,在朝阳区松榆里公交车站附近,就停有近十辆私家车,一字排开挡住了公交车进站。公交车只能停在马路中间上下客,造成道路短时间拥堵。

乘客提前下车避开常堵点

前天下午,记者在朝阳区王爷坟站乘坐909路公交车,14时许,909路行驶至酒仙桥商场附近,15辆私家车首尾相连停在自行车道上。

因为自行车道被占用,多名骑行的市民只能在机动车中间穿梭,此时909路公交车不停躲闪,车速减慢。

乘客杨先生介绍,因为私家车经常在道路两边乱停车,早晚高峰时,酒仙桥商场附近经常严重拥堵。“前一段时间修路,好多私家车甚至停在马路正中间,最严重的一次,一站地距离竟然堵了1个小时。”杨先生说,因为酒仙桥商场附近堵车严重,经常会有乘客提前下车,“经常走2站地回家的时间比坐公交还快。”

同酒仙桥商场附近类似,17日14时50分,记者乘坐13路公交车,从雍和宫站行至国子监站的途中,发现近20辆私家车停在自行车道上,其中大多为面包车和中巴车,自行车骑行者只能骑在机动车道上,公交司机1分钟内最多踩了3次刹车。

出租车占道 公交进站要5分钟

17日14时30分许,东直门公交站前道路拥堵,不少公交车在进站时减慢了速度。909路公交车在进站前的20米路,开了近5分钟。新京报记者发现,两辆没有载客的出租车停在公交车站前机动车道上,一旁的哥正在吃饭。

“晚上这些车更多,都是等着拉远途的,本来这车就多,他们一停道边,直接占了一条机动车道。”经过东直门公交站的某趟公交车司机赵先生说,从等待进站到出站,他经常一等就是15分钟。

宝钞胡同情况更严重。17日15点30分许,记者乘坐635路公交车行驶至宝钞胡同站时,公交车站前后停了近30辆私家车,其中几辆车斜着停放,占用了两条机动车道。公交车继续向前行驶,途经东内小街站时,车站前后停了6辆私家车。

■ 回应

2017年公交专用道有望成网运行

南中轴路、朝阳路、安立路和阜石路4条快速公交有望全线施划公交专用道

新京报讯 对于公交因专用道不连续跑不快的现象,昨日,交通部门表示,北京将再用两年时间新增公交专用道90公里,到2017年,公交专用道总里程达到480公里并且基本形成网络化运行。记者还从交通部门了解到,今年将积极推进公交专用道成网运行,全市4条快速公交有望实现全程无断点的专用道。

交通部门发布的数据显示,目前北京已经施划的120条公交专用道中,只有6条连续形成了走廊,其他均为分散路段,且多数路段公交专用道没有施划到路口,严重影响了公交运行速度。

如何让公交跑起来,成为交通部门今年重点工作。北京市为此发布《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加快公共交通发展提高服务和管理水平的意见》,其中指出,未来两年内,公共交通服务领域的升级措施被细化为56项任务,今年年内就将实现12项,比如4条快速公交有望实现全程专用道。到2017年底前,全市公交专用道总里程达到480公里以上且形成网络。

据了解,自京开高速到西南三环快速公交走廊开通后,交通部门正在研究编制公交专用道网络规划,推进京藏高速公路、四环路公交专用道施划工作,并提出整合常规公交线路、开通通勤快车的实施方案。

今年年底前,南中轴路、朝阳路、安立路和阜石路等4条大容量快速公交线路,有望全线施划公交专用道,制约大容量快速公交运营速度的“瓶颈”将可能彻底打通。

交管部门成立“专业队”打击占道

各区县设涉牌打击小组,打击遮牌占用公交道行为;占道多发路段重点布置警力

新京报讯 昨日,交管部门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从年初开始,交管部门对私家车占用公交车道、违法停车等严重影响公交车运行效率的行为持续严厉打击,一些机动车为了躲避交管部门的处罚,甚至使用遮挡号牌、变造号牌等手法强行占用公交专用道。为此,交管局专门成立了涉牌违法犯罪打击专业队,并以此为基础,在各区县的交通支、大队发展设立涉牌打击小组。

有条件地方设公交专用道导向车道

“我们在京通快速路上就至少集中打击过三次。”一位打击队的民警告诉记者,群众对京通快速公交专用道被占用的投诉较多。他们采取前方瞭望采集证据,后方拦截的方式,打击该行为。“你想占用一段时间再出来也没戏,咱们民警在几个点都已经录下你的违法事实了。”

据介绍,集中打击效果明显。双桥大队还结合日常执法,在高碑店桥等位置设置早高峰固定岗,对违法车辆起到震慑作用。

交管部门表示,将进一步加大对违法占用公交专用道的非现场执法力度,在社会车辆侵占公交专用道多发地点、时段,安排警力加强现场执法。在有条件的地方,通过调整公交车站位置、设置公交专用道导向车道以及增设公交港湾等方式,提高公交专用道使用效率。

“老大难”地区成立整治乱停车小组

交管部门昨天也对一些道路私家车违法占道影响公交车运营的情况进行了回应。交管部门表示,目前有些路段确实存在较为严重的违法乱停车,尤其是劲松地区的武圣路以及松榆西里等地区,路窄、周边老旧小区集中,人口密度大,居民小区内车位少甚至是没有车位,居民的车辆只能在道路两侧暂时停放。多年来,属地交管部门也进行过多次治理,但难以改变停车难的现状。

“我们成立了整治乱停车小组,每天早高峰前到岗,劝周边的居民尽快将车开走,同时也多次与属地街道合作,倡导居民尽量停到周边的正规停车场。”劲松交警队的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例如武圣路,为了保证公交车进站不受影响,近年来他们在公交站两端设置护栏,一定程度上减少了机动车停在路边对公交车产生影响。

A08版-A09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李馨 李相蓉 王佳慧 郭超

A08版-A09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 王嘉宁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澳大利亚新总理真会亲华吗?

澳大利亚政坛连年震荡,这次继陆克文之后,又迎来了一位“知华”“亲华”的总理——特恩布尔。此前与安倍眉来眼去的阿博特黯然下台,离开会场时,未置一词。日本媒体不禁担忧日澳关系的走向,中国舆论则对特恩布尔报以极大的热情。不过这位总理真的会大幅提升中澳关系吗?


张纪民到底死于自焚还是纵火

就算购买汽油为实(官方未提供发票等证据),也不能坐实他要自焚,因为两者并不存在必然联系。据其侄子张勇讲,张纪民家中有浇水用的抽水机和农用车,这些器械都要用汽油,难道他就不是为了生产买汽油?


瞎折腾的军训咋还没废除?

以军训为教育的开端,是教育界向强权低头的起点。在和平年代,身体上的军训应该废除,代之以理论上的国防和军事战略教育,我们需要的是继往开来的创新创业者,而不是一群唯唯诺诺只会说“是”不敢说“不”的奴才。


星云为何称蔡英文妈祖婆?

对于由蓝转绿,星云大师披露自己是71年党龄的国民党党员:我至今年近九十,做了近八十年和尚,七十一年的国民党党员,我不忘初心,不会改变做和尚与党员的身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