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相曾让江青嫉妒的女将军最近因何发怒?

原标题:长相曾让江青嫉妒的女将军最近因何发怒?

近日,中纪委网站发布了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巡视整改情况通报。通报中称,要坚决遏制“天价”片酬和明星炫富问题,将指导行业内抓紧制订抵制“天价”片酬的行业自律公约。

当日,央视在播发“演员天价片酬”的报道中,点名两位演员在一部电视剧中拿走1.5亿片酬;此后,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对电影产业促进法草案分组审议时,有委员提到应对演员天价片酬进行管理。

日前,今年82岁的著名电影艺术家王晓棠痛批演员天价片酬,她质疑道:“科技奖最高500万,明星婚礼却要花1个亿?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王晓棠是新中国“二十二大电影明星”之一、八一电影制片厂原厂长,国家一级演员,中共第十四大代表,第八届和第九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影协副主席。她在60年代主演的革命电影《野火春风斗古城》曾广受好评。

拥有少将军衔的她,被称为解放军“史上最美女将军”。


日前在接受采访时,王晓棠“炮轰”了当下的影视明星的天价片酬:我国科学界最高的奖金500万元人民币,孙家栋(编者注:中科院院士、探月工程主设计师)于2009年拿到了科学界最高的奖金。“500万跟现在拿着几千万片酬的演员怎么比呢?有的演员一场婚礼一个亿,成比例吗?”

在此次采访中,王晓棠谈了对演员自身价值的理解。

“如果你为人民币服务的话,你就太低了吧。”王晓棠直言,钱是重要的,没钱活不了,“但如果钱成了唯一,你就受制了”。

她说:“我认为这个事我应该干我可以不要钱,我认为这个事不该干,给我再多钱我也不会干,我有我的底线。一部文艺作品,还是要传递一种思想,一种给人向上的、积极的、美好的东西。”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王晓棠在不同场合,多次谈到对价值的理解。

据《解放军报》报道,2011年,王晓棠在参加中国文联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时,作为代表的她,曾回顾过自己的艺术生涯,其中,她对“人民”一词体会深刻。

“人民,对我来说,就是一个个朴实的乡亲百姓,对我有哺育之恩。‘文革’中,我在林场当了6年工人,工友和一些当地老百姓就常常对我说‘王晓棠,你一定要好好的,将来再给我们演电影’。我当时就暗下决心,一定要回到影视岗位,用最好的作品来回报人民。”


“政事儿”注意到,王晓棠并非电影表演科班出身,最早是一名京剧演员。

1934年,王晓棠出生于河南开封,父亲曾是国民党少将。1938年抗战爆发后,王晓棠随父母举家搬到重庆,1948年回到南京,后迁居杭州。

1952年秋,中国人民解放军原总政文工团成立京剧团,当时王晓棠已经参军,经过老一代艺术家黄宗英、赵丹夫妇和黄宗江的极力推荐,破格进入解放军总政文工团京剧团。1954年调入话剧团。

加入京剧团后,王晓棠刻苦训练。1953年,她随京剧团到西北部队慰问演出,从夏天到冬天,她作为报幕员走遍了西北部队。

这一年,王晓棠荣立三等功。

1954年,21岁的王晓棠开始了她的“银幕之旅”,在电影《神秘的旅伴》中担任女主角。1955年春节,《神秘的旅伴》上映,扮演彝族少女小黎英的王晓棠好评如潮,一举成为那个年代的“国民女神”。

1958年,王晓棠调入八一电影制片厂。1962年,王晓棠一人分饰两角,成功地塑造了《野火春风斗古城》中性格不同的金环、银环姐妹俩,表演生涯达到巅峰。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在王晓棠的年轻时代,曾与老一辈国家领导人相识。

1953年至1955年的春节,王晓棠都是在原总政排演场度过的。王晓棠回忆,那几年的除夕夜,周恩来总理都会来看望大家。

王晓棠自述,周总理曾主动邀请大家跳舞,“对别人来说跳舞是娱乐,而对周总理而言,跳舞则更多的是接近每位人民群众的机会。周总理一般是跳三步(华尔兹)、四步舞曲(快四、慢四)。这类舞曲节奏比较慢,方便他和大家讲话,他一个晚上就可以了解很多的事情。”

1955年和1956年的除夕,王晓棠也曾与周总理共舞。

“有一次周总理和我跳舞时问我,八一电影制片厂明年打算拍哪些片子?我说其中有一部叫做《强盗的女儿》。周总理问,为什么要起这么令人费解的名字呢?我说‘强盗’两个字是加了引号的。周总理说,加了引号也是强盗啊。”

舞会后,王晓棠将周总理的意见汇报给八一厂时任厂长陈波,随后,这个欠妥的电影名字经过商讨被改掉。

另据《人民日报》2010年报道,王晓棠还曾面见过陈毅元帅。

她曾作为八一厂最年轻的代表,在一次文代会上聆听陈毅元帅的报告。“陈老总讲话极具感染力,相当棒。”王晓棠回忆,当时陈毅说,“有人说中国人多,像蚂蚁一样……我们就是爬,也要爬出一个社会主义!”

而令她遗憾的是,在这期间,她曾多次要求入党,却由于家庭原因,一直未能如愿。


正当职业生涯走红之时,60年代,王晓棠遇到了人生低谷。

1963年,江青想搞一部“样板电影”,并选中了曾由王晓棠主演的电影《海鹰》。

据媒体报道,当时,有人提出能否由王晓棠再次出演时,江青暴跳如雷:“别人都说王晓棠长得漂亮,我看到她就有气。她是文艺黑线人物!她是混进革命队伍中的特务!”此后,王晓棠遭遇数年厄运。

同年,中国电影百花奖评选,王晓棠获得“最佳女演员奖”。然而,这届“百花奖”未能颁奖,在中国电影史上留下了缺憾。

1969年12月,王晓棠由于“顽固不化”被“特殊复员”到北京远郊怀柔县,和丈夫言小朋双双到怀柔林场劳动改造,在那里落户6年之久。1974年,王晓棠的爱子小群得了肝炎,却得不到及时治疗,年仅17岁就去世了。

近三十年后,2003年4月,王晓棠做客朱军主持的央视《艺术人生》节目时,重提了这段往事:“我就这一个孩子,如果活到现在,他应该是46岁了。人什么都可以重新来过,唯一不可以的就是这个。你再生一个,再有一个也不是他了。所以不要了,学习周总理了。”

1975年,王晓棠重返八一电影制片厂,再着戎装的她,展现了更高的才华:自编自导自演了电影《翔》,2000年她又自编自导了《芬芳誓言》。《芬芳誓言》获得了百花奖最佳影片奖和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编剧奖以及华表奖等奖项。


据公开资料,王晓棠于1986年入党,1988年被授予大校军衔,1992年,被任命为八一厂厂长兼党委书记;1993年7月,晋升少将。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王晓棠曾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不是一个好士兵,我没想过要当将军。”

“我1984年改行做导演,在拍了《老乡》之后,领导找我谈话,说现在要实行军衔制,想保留一些骨干,能够授衔,你如果当导演就是文职了,结果我说你还是给我转文职吧。”

王晓棠说,当时的她成为了“笑话”:“就没有像你这样的,很多人都说感谢领导的培养,你还说‘给我转文职吧’。到了第三天,领导说考虑过了,让我任八一厂副厂长。我想那就先当两年,两年之后我还当导演,哪知道干了4年,1992年又任厂长兼党委书记。”

据《人民日报》2010年刊发的题为《美丽依旧王晓棠》一文透露,王晓棠担任厂长时相当不易:“作为一厂之首,必有其优点,也有其缺点,有所服众,又有所树敌,甚至还有级别甚高的小字报攻击她”,“认真就有人找茬儿。”

担任厂长后,王晓棠先后指挥拍摄了《大转折》、《大进军》、《解放大西北》、《鏖战鲁西南》、《挺进大别山》等一系列战争片巨制,拍摄过程前后涉及100多万人。

“政事儿”注意到,除了厂长、少将两个身份,王晓棠还是中共十四大代表,第八、九届全国政协委员。

2001年,中国加入WTO世界贸易组织。入世前夕,国内各行业热议未来或将面对的冲击。同样,王晓棠也在思考在入世后电影业的机遇与挑战。2000年的全国两会上,作为政协委员的王晓棠,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中外电影的竞争更趋激烈,这一点,我们有思想准备。”

“我们要有好的片子,要有特色,才不至于束手待毙。”时年66岁的王晓棠说。


证监会扶贫并不可笑

大城市企业还在苦苦排队,证监会却开绿色通道,搞起了扶贫业务。很多人骂证监会混账,不务正业。在我看来,骂证监会的人没看懂好赖。


希拉里,你没事吧?

相比之下,今年的两位老年候选人,希拉里和特朗普,在健康透明方面做得实在是不够,越不透明越容易引起猜测,对候选人形象影响也越负面。


领取而今现在

无论庶民公侯,说话做事都是要负责任的,没有报纸电视还有互联网,没有互联网还有短信息,没有短信息还有人心。

Leave a Comment